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九容》九容小说 小说目录 九容HE

更新时间:2019-09-08 00:03:15

《九容》九容小说 小说目录 九容HE 已完结

《九容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怀箴公主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沈老,梅娆非

怀箴公主新书《九容》由怀箴公主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沈老,梅娆非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无论如何,沈家的大门,我总算是跨进去了。 沈家是大户人家,风光派头自然与众不同。单是门口六尺高的精雕细琢的石狮子已让人为之一叹,...展开

《九容》免费试读

无论如何,沈家的大门,我总算是跨进去了。

沈家是大户人家,风光派头自然与众不同。单是门口六尺高的精雕细琢的石狮子已让人为之一叹,宅院里的排场更是令人惊奇不已。

一进门,迎面而来的左侧是一座缠绕着绿衣藤萝的假山。假山虽小,却是雕峦叠嶂,奇峰怪石,别有一番景致。右侧则是一个池塘,池水滢滢生碧,碧荷簇拥相倚。中间是一扇紫檀大理石架子的龙凤呈祥浮雕屏风。再往前走,穿过曲曲折折的抄手回廊,便是沈家正堂。

清秋肃杀,西风萧冷,我的心一如这凋零的季节。深宅大院,一入深似海;回首萧郎,已然是路人。唉!绿荷多少夕阳中。知为阿谁凝恨、背西风。

迈进大堂前,有喜娘为我重新盖上大红盖头。菊***声音再一次趾高气昂地响起:“新娘子进堂前,行三跪九叩大礼,向老夫人夫人们请安!”

这样的习俗,在当地是不曾有的,自是那菊妈又来难为我的花招。我不卑不亢,方要下跪,只听得柳雨湘的声音再次响起,她柔声说道:“老夫人,外面天气萧冷,九容妹妹身体单薄,风寒难耐,这跪礼不妨免去吧。”

有个尖利的声音方抢道:“沈家是大户人家,哪能像一些小门小户一般......***后来我知道,当时抢话的人是二少NaiNai梅娆非。她的话还没说完,沈老夫人已然说道:“就依湘儿所言吧。”

老夫人发话,菊妈自然唯命是从。她忙装做好人,抢先扶我进门。

沈洪病得厉害,根本没有法子行拜堂之理。沈老夫人精明过人,坚决不肯依照风俗,让小叔子代替大哥行礼,免得日后叔嫂生情。是以,我抱着沈洪的衣服,行了三拜之礼。自古以来,只听过新娘子冥婚之时,抱着夫君的灵位拜堂,却未曾有谁家夫君在世,就抱着衣服的。我的心里只觉了嗖嗖的凉,总觉这必不是好兆头。

礼毕,有下人把沈洪的衣服收走。接着,大管家庆叔向我宣读了沈家的六十条家规,无非是“出嫁从夫,孝敬公婆”之类。

接下来的礼仪,是敬茶。按照规矩,我只需要向沈老夫人和***Nai柳雨湘敬茶即可,但是菊妈却捧出了四杯茶,笑容满面道:“姨NaiNai,请依次向老夫人、少夫人们敬茶。咱们沈家家大业大规矩大,敬过这杯茶后,姨NaiNai就是沈家的人了。姨NaiNai切切要好好孝敬老夫人、全心全意照顾大公子,早日为沈家开花结果,生个大胖小子!喝过这四杯茶,一定是婆媳敬爱,夫妻和美,妯娌和睦,和和美美!姨NaiNai请敬茶罢!”

我实在想不通丫鬟出身的菊妈哪里去学得这么一副如璜的巧舌。然而她的一番话无疑得到老夫人极度的欢心。我只得含笑点头,跪下,从她手中,接过第一杯茶,高举过头上的鸳鸯髻,奉到老夫人面前,恭谨道:“请老夫人喝茶!”我低眉敛目,眼光扫过严丝合缝的大理石地砖,砖上的喜鹊报喜图案散发出明媚的光辉。

半晌,我手中的茶,仍是没人接。我诚惶诚恐,仍是把茶杯高高举过头顶,动也不动。又过得许久,沈老夫人才接得茶杯,饮毕放下。她微带赞赏地说道:“九容虽出身寒门,年纪又小,为人却是稳妥,礼仪也甚周全。我这里有块九转海棠玲珑玉,是不值什么银子的,不过好歹是我出嫁时母亲送的。今个儿我就转送给你,愿你能恪守妇道,好好照料洪儿,辅佐湘儿。千万不可做出什么对洪儿不利,对沈家不利的事情来。”

我低眉顺眼,诚惶诚恐,接下老夫人的玉佩,细声说道:“多谢老夫人厚爱。九容一定谨尊老夫人教诲。”

待得沈老夫人微笑着点点头,我方在心中长长舒缓一口气。这沈老夫人,果然是精明之极。先是以不接茶水看我是否小家子气重,接着又给予厚赏,同时恩威并施,步步为营,环环相扣,让我不得不叹服。不过,她的九转海棠玲珑玉,我是极不愿收下的。被迫嫁入沈家为妾,非我所愿。既然嫁入,我便不在乎是否枯守活寡,只想可以明哲保身,平平安安,无风无澜终我一生。世家大族,原是有很多恩怨纠纷,我并不想掺入。然而事与愿违,过门第一日,我便引得菊妈不快,同时沈老夫人的赞赏和厚礼,必定引得诸人嫉恨。看来我在沈家的日子,并不是那么好过了。

接下来是给***Nai柳雨湘敬茶。她接过茶杯,啜了一小口,拉着我的手,左看右看好一会儿,温言道:“九容妹妹年纪虽小,却难得容貌又好,举止又端方。姐姐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,唯独这个翡翠镯子,是前年我过生日时候,相公送的。今日就借花献佛,送给妹妹,希望妹妹喜欢才是。”

我推搪道:“这么珍贵的东西,九容不敢收。”

柳雨湘笑道:“从今往后你我姐妹共侍一夫,二人同心,几世修来的福分,还分什么你我?妹妹若不嫌弃,就收下吧。”我这才收下了。

给梅娆非敬茶的时候,她面上的表情有些不屑一顾。她冷冷地翘起戴着黄金指甲的小指,接过茶杯,象征Xing地泯了一口,站起来说道:“老夫人,我听到敏儿在哭着找我呢,我该去看看她了。”我早听说沈家三房子赋中,唯有二公子沈福育有一个女儿,想来便是梅娆非口中的敏儿了。

沈老夫人当即面上变色,冷冷地横了梅娆非一眼,不曾说什么。菊妈立刻教训道:“二NaiNai向来是最晓事的,今个儿怎么这般不长脸?现下儿大公子娶新NaiNai冲喜,自然是新NaiNai为大。二NaiNai若是还惦着敏儿小姐,岂不是让大公子没脸,让新NaiNai没脸,让老夫人没脸?”菊妈三个“没脸”说得梅娆非额上冷汗涔涔。在沈家,得罪了沈老夫人就再也没有立足之地。她这才知道自己一时负气可能带来的是怎么样的后果。但她仍然嘟囔道:“我对老夫人,自然是十分孝敬的,才不像某些小户人家出来的人不三不四......***

“够了!”隐忍不发的沈老夫人终于发话,声音不高却威严十足。我分明的看到梅娆非的身子陡然颤了一颤,坐回了位子上。然后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锦盒,发狠般摔给我,嚷道:“新NaiNai,这对锁子金环送给你,但愿苍天保佑,你为大哥带来福音,让大哥不但死不了,而且能和你生下麟儿,为沈家......***她的话还不曾说完,便自觉的住了嘴。毋庸置疑,她失言了。或者,她心里无数次咒沈洪早些死去,好教她夫妻两个继承家业。单是,她实在不该讲出来。尤其是在今个儿,在沈老夫人的面前。

沈老夫人的脸色早已变得铁青铁青,如同青铜蜡像一般,她眼中的冷漠如同利剑般,刺地梅娆非浑身颤抖不已。

梅娆非早已吓地脸色发白,跪倒在地,自个儿煽自个儿的耳光,连着煽了二三十下,边煽边痛哭流涕,声泪俱下:“求老夫人饶恕媳妇,媳妇一向心直口快,口不择言,请老夫人恕罪!媳妇儿愿意和新嫂嫂赔礼道歉!请老夫人饶恕!”

待得梅娆非的脸都肿得老高老高,沈老夫人才冷冷说道:“好了。把二少NaiNai带去祠堂思过三日,让她自个儿好好反省反省吧。这三日里,菊妈,每天让厨房的人只送一顿饭罢。老二,这样处罚你的媳妇儿,你可有什么话说?”

身材臃肿的沈福忙不迭当跪下磕头道:“老夫人英明。是媳妇儿自作自受,老夫人这样处罚恰到好处。”

沈老夫人脸色如同寒冰一般,指着梅娆非说道:“今个儿给洪儿娶妾冲喜,你这个悍妇却在这造谣生事,若是日后,洪儿真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要你拿命来还!”

梅娆非终被带下去了。堂中诸人都噤若寒蝉。

菊妈边给老夫人顺气,边笑着说道:“老夫人,何苦跟孩子们生气呢。今个儿是大公子的好日子,你若是气到自己,大公子知晓了,心中该有多么不安。”

菊妈当真是个厉害的角色,老夫人听了她的话,神色果然缓和了良多。她这才记起我,微笑道:“礼仪继续吧。九容,难为你了。”

我低下头,淡淡地说道:“九容不敢。”然后接了茶杯,奉到三少NaiNai岑溪弦面前。

岑溪弦笑靥如花,双手去接茶杯,边接边笑着说:“这可是折杀我了。新嫂嫂,快请起罢。”不知是什么缘故,她的指尖刚触到茶杯,立刻地把茶杯一推。茶杯自我手中掉落在地,发出清脆的一声响,茶水溅落满地,弄了我满身都是。

岑溪弦忙说道:“九容嫂嫂并非是有意打落茶杯,想是今个儿折腾了这大半天,也极倦了。”

她边上盛装而坐的一个女子却小声嘀咕道:“果然不是大户人家出身的,竟连个茶杯也端不稳,落杯既是落悲,这满屋子的喜气,竟全被冲走了。”

“溪苑,新嫂嫂是无心之失,你怎可以乱说话?”岑溪弦责备道。

也是后来,我方知道,那个被岑溪弦称为溪苑的女子,原是她的胞妹岑溪苑。她嫁给了山东织造司的公子方舒寒,今个儿是特意来观礼的。

我心里自然明白,茶杯是被岑溪弦扫落的,然而当时谁会注意到呢?整件事情,摆明了是她串通胞妹来陷害我。我便说出来,也没有人相信,还会落下个搬弄是非、诬陷她人的恶名。她的手段果然比梅娆非厉害地多。

屋子里异常的安静,静地人心里发慌。岑溪苑的话,想来是每个人都听到了的。沈老夫人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。岑溪苑是客,自然

《九容》精彩评论:

单女主(沈老,梅娆非)伪后宫文。穿越到异世界,成为魔族三皇子,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,主角(沈老,梅娆非)能力相当低。小说主要内容就是拍电影出游戏。文笔相当不错,也挺有意思的。结局比较突然,当然也有一些坑,没有填。感觉主角(沈老,梅娆非)的性格比较奇怪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