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媒卿》梅卿 出柜 媒卿章节在线试读

更新时间:2019-10-08 00:01:21

《媒卿》梅卿 出柜 媒卿章节在线试读 已完结

《媒卿》

来源:作者:呶鸠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梅卿,孙英

主角是梅卿,孙英的小说《媒卿》此文是呶鸠原创的古代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 上书房。 黄袍男子皱眉“你看看。” 奏疏转手。 “陛下,若证据确凿,那此子恐为大患!” “你知朕最恨什么,可此事,朕怕是不得不多...展开

《媒卿》免费试读

上书房。

黄袍男子皱眉“你看看。”

奏疏转手。

“陛下,若证据确凿,那此子恐为大患!”

“你知朕最恨什么,可此事,朕怕是不得不多一些计较。”

“老臣,洗耳恭听。”

“此人在吏部,受的是觅容的调教,你又于觅容有师恩,故朕来问,卿如何看?”

“陛下!皇天后土,老臣三朝为官,若那孽徒真与贼小子勾结,臣万万不敢包庇!”

见人动辄又是要跪,一旁伺候的太监忙受意将人拦住。

一时间,屋内唯闻一道叹息。

“是啊,这些年,卿也只晓得他是你学生,却不晓得,赵觅容本就是朕的人。”

“陛,陛下言下之意?”

“觅容方弹劾了江左,江左便寻了他手底人的恶迹。此事事有蹊跷,朕知晓。于情,朕本当信他,可如今朕看也是不明了。”

“陛下整肃朝堂,用心良苦。”

“呵。如今觅容失踪,朕只答应卿,一切待人寻得再做定夺。”

“臣谢陛下隆恩!那依臣看,不若这便捉拿了那人审问。”

“不,你且派人静观江左与他。他若真有叛心,一死了之便罢,若只是李代桃僵一枚废子便留着,.即是冤枉,朕也要看看,他是凭什么尸位素餐”

城中梅侍郎这几日的日子过的极不舒坦,自家顶头上司没了踪迹自搞的人心惶惶,新提马上位的执事又是个不疼爱人的,早一分走不得,晚一分来不得。

他这是晓得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好了,可大树一夕间没了,将他折腾得惨,耐不得懵头雾脸脚步虚浮,似有一朵青云自鞋底飘渺腾出之意味。

礼部侍郎见他几日里眼圈愈青,正挨在乌压压的朝臣堆里寻自己,无奈叹了声气。这大殿之上朝臣分在左右,一侧是三层的人,前两层,层层十二位,后一层便不计人数了。两人算得垫底的位份,每每位置都需得前头二层罗列好了,才方看得出的。

礼部侍郎简直整个人就是规矩,看身旁人已站定,以毫不受人注目的音量关照道“梅大人今日来的早。”梅侍郎抬眼望他,一个哈欠之后,却是什么话都噎死襁褓。

正这时,头顶那道“有事启奏,无事退朝!”穿堂而过。

“启禀圣上,今年开Chun奇早,融雪亦甚,异乎常年,江南之地已有水情泛滥,殃及村氓,灾情较三年之前恐有过之而无不及,臣请拨款调员。”

“准,工部即日准备粮草,尽早遣派”威重之音停座片刻,“孙向,吏部需人同去,可有人选?”

现任吏部尚书提爵不过几日,心下算盘自是紧而又紧,陛下自登基素重天灾,派的多了显的没本事,派的少了又显轻视,他将那手底下办事的一一滤过,虽想给自家侄儿一个立功的机会,可此次水情确实较上次更为凶险,侄子实干,自身安危不说,若是水患也治理不得,是福是祸都尚不好说,何况侄儿自打上次江南一行便有些怪怔,举贤避亲也未必不妥,便咬牙道。

“禀陛下,手下房城子与梅卿二人,适闲可候调遣。”

他想着房城子也是个踏实精干的,可托厚望,梅卿虽是怠惰,可先次水患便是去过的,多少有些经验,带着与房城子一起,也无不妥。

台上,龙眸稍寂。

“那好,人可在?”

梅大郎正在半梦间卖烧饼,却是肘间猛遭一记掐,当即便发现殿间被一种难言而可怖的寂静如暗涛般笼罩,掐他之人旋即在他身后轻推一把,以口作形“宣-你-问-话”。

他心下兢战,不知前因后果便跌至庭前,只见殿中已直直跪了一人,是个素日里妥帖稳重的同僚,好稍稍安下几分心,速在他左边齐齐跪下,将头低得不能再低了,以显恭谨。

却不知这般行为看在上间分明又是另一般由里,天子眼神瞬间冷鸷,狠戾凶光乍现。林丞位列右首,自觉天子怒气,连斥道:“放肆,皇上召你问话,何故迟迟不出?”

早朝于梅卿这等人本就是个过场,六部有六部的主事,便是觐言回话向来也断断轮不到他,人浮于事说的就是他这么个道理,谁知竟会有这般徒增的变数。

他心下忧郁,想着身侧不知为何也同跪的就更忧郁,忙磕下一头,伏地道:

“臣,臣臣初受传召臣诚惶诚恐一时不知如何,如何行走”

高位上的男人脸色深沉依旧,吏部部尚书如坐针毡,顿时汗如雨下。

群臣中隐有暗自哄笑的,林丞目光不显地扫过对首无动色的江丞,对着地上之人及时收势道“梅卿与房城子,圣上命你二人此次同行前往江南赈灾,尽早启程。”

房城子跪领圣意,只是那地上之人依旧伏趴,却不见起,孙向于他进些,听他口中念念有词,猝不及防便蹦出一句“启禀圣上,臣以为不妥”,当即呵斥过去“大胆,你有何不妥!”

“让他说。”

圣殿之上顿时只余一道人声:“臣倒无不妥,只是臣……充其量是个小妥,大有人可行大妥。”

“你所言何人?”

“孙英孙侍郎。”

“再说。”

“其一,孙侍郎年前去过江南,亦有府邸坐落,对江南熟甚。其二,孙氏郎这半年身体欠佳,久而不见起色,现正是乍暖还寒时候,南方虽有水灾,却不似北方寒深露重,想对病症也好些。这其三,不论孙侍郎于天灾应对之大才远优侍郎于臣,他本人,必也愿去。”

皇帝目色与右首短暂相接,微微侧身。

“孙英。”

“臣愿去,水患不治,臣请不回!”

孙英此话一出,不仅满朝有些讶异,吏部尚书更觉头箍得紧,这梅卿不是个省事的,侄儿平日跟着打混也罢,如何跟着脑子也不灵光起来。

只是此情此景,既是皇上不说什么,旁人自不会再说什么。

片刻之间,孙英已在梅卿身左跪下听命,他方一点点拗起身体。

这时候满朝文武,确是听得一声“给朕抬头。”

三人间,孙英抬起头,面色透出几分苍白憔悴,目光却惶恐而又坚定。

赫连垣看罢“还有二人,也抬起头来。”

那两人闻言,方亦毕恭毕敬地抬头。

收纳起此情此景,帝王之心,无从揣度。

《媒卿》精彩评论:

故事叙述方式且不提,至少不是一本无脑书。本来能五星的书,最无法忍受的是主角(梅卿,孙英)的逻辑思维,妥妥的人格分裂,永远猜不到他想干嘛,动手不动手,杀人不杀人,如果这是一本小白文还无所谓,关键是,你一遍遍,一遍遍,强调主角(梅卿,孙英)做事有逻辑来恶心我,这样BUG太多,讲道理我真没看出来。就好像你说不能杀配角,巴拉巴拉一大堆理由,然后不小心弄死了十几个龙套,又说没办法不关我事我尽力了。总而言之,就是作者(呶鸠)想法太多,堆积在这样一本网文里,如果是设定什么还无所谓,但对主角(梅卿,孙英)的逻辑造成影响就不对了,没搞清楚的还总喜欢玩“原则”,然后一会儿一个“原则”的冒出来,在我看来就是个精神分裂。 明明是个明星,实际上却很穷,这个很反差的设定我还是很喜欢的。里面有很多神兽宝宝,塑造得都挺可爱的,还有种田情节,小鲜肉去菜市场卖菜情节,我都挺喜欢的。感情戏份倒是不讨厌,攻误会受喜欢他的情节挺有意思的,但我就是很讨厌那些神兽宝宝非要撮合攻受在一块儿,在我心里这比隔壁大妈硬撮合还要讨厌,小孩子干点小孩子的事好吗?这下我连他们都不喜欢了,因为实在想不到哪个小孩子会闲的干这种事。,而且这样的剧情还很多,看着好腻啊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