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千里之外,欲罢之阁》千里之外 大叔受 千里之外,欲罢之阁69文

更新时间:2019-10-08 00:04:14

《千里之外,欲罢之阁》千里之外 大叔受 千里之外,欲罢之阁69文 已完结

《千里之外,欲罢之阁》

来源:作者:溢目小弟分类:玄幻仙侠主角:曹寅,方倚

火爆新书《千里之外,欲罢之阁》是溢目小弟所创作的一本玄幻仙侠风格的小说,主角曹寅,方倚,书中主要讲述了: 悠悠初Chun,浅浅轻风。平山山水秀美,仙雾袅袅,纵使是再污浊的人事,似乎也能被这里的环境所完美融入,不留一丝痕迹。 就跟千里现在的...展开

《千里之外,欲罢之阁》免费试读

悠悠初Chun,浅浅轻风。平山山水秀美,仙雾袅袅,纵使是再污浊的人事,似乎也能被这里的环境所完美融入,不留一丝痕迹。

就跟千里现在的感受一样。原本是惊慌不宁,可自被一陌生人拉进屋里之后,不知怎地就一下子安了心。

俗话说,这便是缘。事实上,这是孽。

因为让千里安心的并不是那个拉她进屋的人,而是那个屋内的一方桌角。千里一个脚软就摔在了地上,桌角撞破了脑门,这才被动的静下心来。

拉她的男子站在门口同隔壁卧房的男子站在各自门前说着话,虽然千里这时已经全然不知。

“谁这么,啊,沮吴少爷……”壮年男子怒气冲冲开了门竟看见是帝君的儿子,不由惊了一惊,语气尴尬的转了几个弯,才低低唤了声名号,便再说不出什么了。

沮吴倒是镇定,不知是真是假的咳嗽了两声,缓缓道:“曹寅舅父,你不在母亲那边侍候,在这桃李廊作甚?”

那曹寅吱吱呜呜,脸颊发红,不知回些什么好。沮吴也不理他,自顾地半合上门,却又停顿良久才吐出一句话:“舅父知道沮吴不是多事的人,但下次遇上旁人后果如何就不得而知了。”说罢,独自关上了门。留了曹寅一人在廊里冒冷汗。

沮吴转身回望屋内倒地的千里,不禁苦笑,心里嘲着:我这到底是救了她,还是害了她。

沮吴小心地抱起千里,将她放在自己的床榻上,随后木立一旁,不知该做些什么才好。他虽是精通修行与道法,可对女子却是万万没有任何经验的,同门师姐妹都是点头之交,就连师兄弟都没什么过分亲近的,面对这个额头淤青、容色艳丽的小师妹,可实在是没了法子。

就在沮吴手足无措之时,千里十分是时候的醒了过来。沮吴不禁大喜过望,只是素日里就不是面目表情十分丰富之人,如此高兴,也只是略微扯了扯嘴角,然后便又不知做些什么才好了。

千里醒来后,并不像普通女仙一般大呼头痛,然后质问沮吴是谁,这是哪里。千里只是抬手摸了摸脑门正中稍稍偏右的不为,轻抽了一口气,随后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这平山还真是跟我命相不大合啊。”

沮吴怕是从小没受过这等冷落,便轻轻咳嗽了一声,以示自己的存在。

千里闻声抬头,疑惑道:“是你拉我进来的?你也太不小心了,可疼呢。”

沮吴大窘,但又不善跟女子接触,只能冷冷回答:“我救你也是错了,那下次就由得你去。”

千里只觉得他生气了,试探的问:“哎呦,别这样嘛,只是叫你注意下而已啊。嗯,我该怎么称呼你?”

沮吴干巴巴吐出一句:“沮吴,三师兄。”

千里乐道:“那小师妹谢过三师兄了,能否请三师兄送我回卧房,这里每间屋子都一样,实在是找不回去了。”说完,还望着门口皱了皱眉,仿佛已经迷路了的样子。

沮吴望着千里的样子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油然而生,但又赶紧把这种扰他心神的感觉压了下去,摇摇头道:“那你跟我来吧。”

千里赶忙拎着裙角跟上。

到了千里的卧房,沮吴抬抬下巴说:“就是这里了,你进去吧,我还要静养,有事去找大师姐吧。”说完,拔脚就走。

千里刚欲进屋,觉察出不对的地方,扭头冲着沮吴的背影轻喊道:“怎么你生病了吗?”

沮吴略顿顿了,没有回答,径直回朝自己房里走去了。

千里讨了个没趣,也没再追问,继续回房枯坐了。

朱厌房内。

“什么?你看到少爷送那个新来的回房!”朱厌惊道。

曹寅一副“我早就知道”的表情,谄媚的回话:“是啊,还从少爷房里出来呢。看她那狐媚样子,一点不像禽族,倒像妖媚。”曹寅完全没有了当时被沮吴质问时的慌张,只是一味地阴狠。

朱厌冷冷笑说:“我会找到机会教育一下她的。”

晚饭后,大师姐和四师姐来看千里。

千里草草询问了一下平日的课程,就深感,神仙品阶不好混啊。

四师姐快人快语,嘱咐千里:“你生的这样好看,可要小心师母。她最讨厌模样生的俊俏的仙人,但凡逮到你一点小错定会惩罚你的。”

大师姐忙到:“别胡说,让曹寅阿伯听见了可了得。”

千里轻声问:“这个曹寅阿伯是谁啊?”

四师姐说:“他名义上是师母的远亲,实际上就是师母的近身随从,专为师母办事的。常调戏一些稍有些姿色的仙婢,讨厌极了。”千里暗想:下午那个壮年男子怕就是曹寅了,好险好险。

“哦。我瞧三师兄脸色怪不好的,他生病了?”千里不敢说下午遇到三师兄的事,只好装作毫不知情。

大师姐回答:“嗯,三师弟帮自己外公青帝对付西南荒漠之地的暴乱,受了重伤,但受到天帝大为赞赏。好在三师弟年轻,休养了快一月,也没什么大碍了。”

四师姐打了瞌睡:“不早了,咱们还是睡觉吧,明日还有早课呢。”

千里叹了口气,送走了两位师姐,沉沉睡下了。

千里老老实实的当了几天规矩徒儿,卯时便起床做早课学清静经,晚课颂心印妙经一直到亥时,中午修筑基,日央习拳法,活活折腾掉了千里的半条命。

苦苦熬到半月休,千里便迫不及待的约来了方倚和千涌下凡界去玩。

其他各位师兄师姐每到月休也会在房里修道,不会出山,所以半月休这天才是平山最清净的一日,千里换下道袍,穿上衣裙,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平山。在走之前还特意去瞧了瞧沮吴,虽说隔着门也瞧不出什么,可就是想看看他再走。

待千里犹犹豫豫的蹭出平山,方倚和千里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。千里见了千涌怀里的阿碳,一下子什么都忘了,把阿碳搂进臂弯里,亲了又亲,几次差点把阿碳勒死。看的方倚和千涌越发心惊胆颤。

和阿碳交流了好一会的感情,才想起旁边还有两个男人,各自给了一掌以示亲厚,随后便欢欢喜喜的下凡界去了。

这次去的是一个小镇,是方倚提议的好地方。逛了快半日,到也没看出哪里好,千里怀疑的瞅着方倚:“这里有什么好玩的,就是个普通镇子嘛。难道有好的红楼?”

千涌解释道;“三姐你莫急啊,方倚说好,那自然就是好啊。”

千里斜眼扫视着二人,瓮声瓮气的说:“你们两个都说好,我才感觉不对头,到底姑娘楼在哪嘛!?”

方倚和千涌纷纷摇头遮面,不再理睬她了。

又步行了大约一炷香,方倚停在了一家酒楼门前。

千里瞅着酒楼匾额,徐徐读出:“好再来。”心里叹道:真是个大俗即大雅的好名字啊。

千涌再次解释:“三姐你别看这酒楼名字不大起眼,酒菜可是一绝呢。尤其是……”

千里疑惑:“尤其什么?啊,我就知道,这里是点菜送姑娘是不是?你们两个王八蛋啊……”

方倚一把搂过千里,用扇子遮着脸低头说:“不送姑娘,可你弟弟瞧上了人家小二。”

千里了然,拍拍千涌:“没关系,既然是断袖,那没关系。不是找姑娘就好……”

千涌,方倚:“……”

选了张靠窗子的座位,三人坐定。方倚斯斯文文的要点菜,千里在一旁胡乱插嘴,搞得小二不知所谓。

点完了菜,方倚摆弄着酒杯:“千里你瞧着吧,一会咱们的菜要上了,千涌的菜也要上了。”

不料话音刚落,一模样甚是清秀的小二端着一个硕大的餐盘,几个转身便来到了桌前。千涌眼睛登时一亮。

小二轻快地介绍着菜名:“辣炒三丝、荷叶米粉鸭、凉瓜排骨和何首乌蛋汤,请慢用。”说完,便跑回了厨房,千涌又瞬间灭了火。

方倚夹起一块鸭子,话里有话的说:“好菜啊,千里你觉得如何?”

千里白方倚一眼,安慰道:“你放心,你跟他不是完全无可能。”

千涌惊喜:“是吗?你怎么知道?”

方倚皱皱眉:“你何时这样长了本事?”

千里得意的说:“你跟阿爹学了六百年的艺都这么不长进,如今拜在紫微大帝座下想来也没用过心。我这几日正在看神器谱,那小二脚脖子上套的银圈定是他的法器,而这银圈在神器谱中记载乃是度命天尊的岳父黄角大仙所有,黄角大仙只有一女,这女又早亡,这回你们说东西肯定落在谁身上啊?”

千涌一脸不敢相信:“难道……难道我思慕的竟然是度命天尊吗!”

千里:“……”

方倚轻咳一声:“我怎么早没瞧出你如此聪慧。千里说的是度命天尊的独女,神女蛮蛮。”

千涌松了一大口气:“唉,只要不是度命天尊我就放心了。”

千里、方倚:“……”

《千里之外,欲罢之阁》精彩评论:

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。十章一世界。女主(曹寅,方倚)宁幼薇武力碾压,简单粗暴,脑回路清奇,心性通透,小幽默,苏爽。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,女主(曹寅,方倚)智斗人武斗鬼。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,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,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,驱使女鬼织布。关于cp: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;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(曹寅,方倚)九重,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,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,很喜欢女主(曹寅,方倚)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;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(曹寅,方倚)也应该算无cp。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,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,粮草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