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光年彼端》云之彼端 立场倒换 光年彼端女体化

更新时间:2019-10-09 23:58:54

《光年彼端》云之彼端 立场倒换 光年彼端女体化 连载中

《光年彼端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媚鱼分类:奇幻主角:嘉长,苏珊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光年彼端》的小说,是作者媚鱼创作的奇幻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嗙! 玻璃酒瓶应声而裂,在流云剑馆的地板上碎了一地。 嘉长有些油腻的脸上满是戾气,一脸凶恶的看着眼前的失意败犬,在他眼中,一般的...展开

《光年彼端》免费试读

嗙!

玻璃酒瓶应声而裂,在流云剑馆的地板上碎了一地。

嘉长有些油腻的脸上满是戾气,一脸凶恶的看着眼前的失意败犬,在他眼中,一般的普通人都是低自己一等的,更别说混得如此失败的南宫吟歌,在他眼里,南宫吟歌就像一条狗一样碍眼。

若不是慑于涅槃城的法律,嘉长觉得自己早就该弄死这个家伙了,他的声音显然比他的人还要凶恶:“南宫老狗!你的贷款今天可就到期了,按照之前说好的,还不上贷款,我们可就要把你这房子收回去了。”

嘉长和李短,是地产和金融巨鳄杨清风的手下,今天他们是来收贷的,而他们收贷的对象,正是流云剑馆馆主——南宫吟歌。

“我说臭矮子!你和他说那么多做什么玩意儿?”李短和嘉长一眼,好像始终不曾在意一旁的星辰,他走到南宫吟歌身旁,一脸不屑的看着对方道:“我说南宫老狗,你也不用想那么多,反正你这破剑馆开着也没多大意思,你就算是练上一辈子,难道能接得住老子一剑么?正好今天贷款也到期了,房子我们收回,你该干嘛干嘛去吧,最好离这里远一点,否则我们董事长看着你也嫌碍眼。”

“xxx!死竹竿!还让老子别废话!你xx说的比老子多多了!”嘉长抬起头来,一脸不满的看着李短,脸色十分难看,仿佛就差跳起来给李短一个巴掌。

“你xx!臭侏儒!不服跳起来打老子膝盖啊!”李短也不是什么善茬,他还嘴时,还十分不客气的揭了嘉长的短。

本来目标一致的二人,莫名其妙的因为两句口角起了分歧,自顾自的吵了起来。

星辰看着眼前吵成一团的两人,心理也默默思量着,他一直在静静的旁观,因为他还没弄明白现在的状况,他和南宫吟歌正在探讨什么是以剑御心时,眼前这两人就忽然闯了进来。

某一瞬间,星辰以为他们是来踢馆的,因为他们手中的长剑十分惹眼,但苏珊和他说起过,流云剑馆已经是最后一家传统剑术馆了,再加上二人开口闭口间,提到的贷款之事,星辰对这个猜想又保留了一下意见。

直到那个瘦长的高个子说到,轩南宫吟歌一辈子也接不住他一剑时,星辰突然醒悟,这是两个修真者,因为在修真者面前,传统剑术确实不值一提。

除了二人可能是修真者的身份,对方言语之间展现出来的“颇高”的素质,也让星辰有些讶异。

“乖徒儿,你看这两位修真者大爷有趣么?”南宫吟歌看着吵架中的嘉长和李短,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,而他的话语,其实也是在提醒星辰,对方是修真者,因为他并能够确定,星辰是否已经猜到。

面对眼前的突发状况,星辰原本还感到有些紧张,但在看到南宫吟歌轻松的神情时,他知道南宫吟歌对此已经见见怪不怪,想来也是,在修真者面前,作为一个普通人,紧张与否根本没有任何意义。

如是想着,星辰倒是愈发有些佩服南宫吟歌这份洒脱,念及此处,星辰微笑道:“很有趣,他们经常来么?”

“每个月总有那么两三天吧。”南宫吟歌摸着胡渣,抬头看了看天花板,思量道:“真是跟大姨妈一样麻烦。”

“xxx!老狗!你说谁是大姨妈?”和嘉长争吵时,李短听到南宫吟歌话语中的不敬,他弃了嘉长,恼怒的转头看向南宫吟歌道:“你xxx再给老子说一遍!”

“他当然是在说你啊!”南宫吟歌还没回应,嘉长却在一边起哄道:“老子早就觉得,你这家伙跟大姨妈一样腥臭了!臭不可闻!臭不可闻!”

“死侏儒!你才跟大姨妈一样!”

李短被嘉长的话一激,又再次调转矛头,和嘉长吵在一起。

南宫吟歌咧着嘴,呵呵的笑着,他被嘉长和李短逗笑了,看得出来他经常欣赏这样的闹剧,他看向星辰道:“乖徒儿,这两位大爷不止人有趣,名字也很有趣,矮的叫嘉长,高的叫李短,好笑么?”

“家长里短?”

星辰微微皱眉,心中诧异了一下,虽然他不知道为何有人会取这样的名字,但星辰感觉,这二人怎么也该把名字换个对调才贴切。

“都是诨号,话说只有起错名字的,没有喊错外号的。”南宫吟歌当然看出了星辰的疑惑,解释中,他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不太正经起来,话锋一转道:“所以据说,据说啊,我也没啥证据,据说他们诨号中的长短,指的不是身高,而是……”

“对!对!对!就是那里!就是那里!”这回是嘉长别过和李短的争吵,一脸兴奋的接过了南宫吟歌的话头,乐不可支道:“瘦竹竿的我看过,真的短的不行,哈哈哈哈哈!”

“死侏儒!闭嘴!”李短本就不太讨喜的脸色,忽然变得一阵青一阵白,好似被戳到了痛处一般,他怒道:“别吵了!办正事儿了。”

修真也解决不了某些男题吗?星辰很是奇怪的在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,幸好自己自认还是很正常的,星辰又闪过了更奇怪的念头。

面对原本应该有些压迫的收帐场面,星辰却觉得完全感觉不到任何压力,他仔细思索了一下,大概是因为嘉长和李短这俩人本身的原因吧?

下一刹,星辰意识到自己在胡思乱想时,赶紧散去了这些奇怪的想法,而他再次聚焦眼前时,李短已经走到了盘坐地上的南宫吟歌面前,居高临下的用鼻子看着对方道:“别废话了,老狗!现在就给老子把手续在网上办了,然后给老子滚!要是没话费可以说一声,老子还是可以给你充一点的!”

“涅槃城可是法治社会,我为什么要走?”南宫吟歌说话间,也不站起来,因为坐着真的很舒服,而他说话时,把“短”字咬的特别重。

“你!”李短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,他感觉得出来,面前这个蝼蚁对自己的那份轻蔑,如果不是因为慑于涅槃城的法律,他早就一剑杀了对方了,强行隐忍下这口气后,李短继续道:“你这老狗还知道涅槃城是法制社会?按照合同,你今天还不上贷款,这商铺可就是我们董事长的了,你都多少年没收徒了,你师父留给你的老本,也早就被你吃光了吧?你哪来的钱?”

“对!”嘉长少见的给李短帮腔了一下:“你哪来的钱!”

“谁说我没徒弟?”南宫吟歌咧嘴一笑,转头看了看星辰道:“你们瞎啊?我这么大个宝贝徒儿坐在这里呢,我刚刚用他的学费,在网上把贷款还了,说来也是真的巧,我这宝贝徒儿今天刚拜的师,二位说巧不巧?”

南宫吟歌话音一落,嘉长和李短同时将惊愕的目光聚焦在了星辰身上,仿佛现在才注意到星辰一般。

嘉长和李短面面相觑着,如果南宫吟歌说的是真的,那他们今天可就收不上他的房子了,毕竟涅槃城的法律摆在那,虽然他们想要弄死南宫吟歌,就像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,但他们还真不敢,可如果完成不了任务,回去不知道董事长又要发多大的火。

嘉长看着仗着法律,一脸有恃无恐的南宫吟歌,越想越气,他转身走到星辰身旁,粗鲁的推了星辰一把:“xxx!臭小子!谁让你给这老狗拜师的?我们早就放出话了,谁敢给这老狗拜师,就是跟我们过不去!”

星辰被嘉长随手一推,便直接倒在了地上,因为修真者的力量他根本无法抗衡,而从嘉长的话里,他也可以听得出来,南宫吟歌这么多年收不到弟子,恐怕和面前这两个修真者也不无关系。

“住手!”南宫吟歌看着被推到地上的星辰,终于站了起来,脸色难得的有些认真道:“你们动我可以,但动我的徒弟可不行!”

“闭嘴!老狗!”嘉长看着南宫吟歌一脸不屑,他不知道这蝼蚁哪来的底气放话:“老子迟早收拾你!你用不着赶趟儿!现在老子得先给这小子点颜色瞧瞧。”

嘉长周旋在星辰和南宫吟歌之间,想要宣泄他的怒火时,李短始终一言不发的看着星辰,片刻后,他忽然露出一副有所惊觉的模样。

“等一下!嘉长。”嘉长正要动手时,李短忽然喝住了他:“你有没有觉得,这小子好像在哪见过?”

“涅槃城人那么多,老子哪里认得过来!”嘉长十分不满被李短打断,他一边捋着袖子,一边恨声道:“老子揍个学传武的臭小子,难道还得给谁写份报告不成?”

“死侏儒!你再好好看看!”李短皱着眉头,揉了揉太阳穴,他对这矮子有点无话可说。

“等等!你这一说……这小子倒是挺面熟的。”嘉长被李短喝住之后,仔细打量了一下地上的星辰,喃喃自语道。

“他是星辰啊,你这白痴!”李短恨铁不成钢的推了嘉长一把,冷声道。

“星辰?”嘉长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他终于组织起了脑海中那有些零碎的,关于那个跨越千年的星际杀人逃犯星辰的信息。

下一霎,嘉长和李短再次面面相觑,他们忽然意识到,为何南宫吟歌会这么有恃无恐。

虽然不明白星辰为何会出现在这里,更不明白星辰为何会拜南宫吟歌为师,可姑且不论星辰过去的传闻和身份,但此前先知派人去营救星辰的事情,嘉长和李短还是知道的,而星辰这两天才抵达了涅槃城。

虽然星辰只是个普通人,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他现在可以说是先知的人,嘉长和李短虽然看不起普通人,但修真者可不一样,特别是先知这样的修真者。

在先知面前,别说是嘉长和李短,就算是他们的董事长杨清风,

《光年彼端》精彩评论:

群像。(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,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,成长也许很曲折,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)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,就凭这个卷首语+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“国足都能出线,你还有什么不可能”,我就要强推这《光年彼端》,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。edit:情怀用力过猛-1;部分情节文青虐主-1;超出作者(媚鱼)圈子的部分略失真-1;校园生活活灵活现+1;脑残反派比例少+1;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+10086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