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不良首辅宠娇妻》首辅小甜妻 虐文 不良首辅宠娇妻最新章节

更新时间:2019-08-09 00:05:36

《不良首辅宠娇妻》首辅小甜妻 虐文 不良首辅宠娇妻最新章节 已完结

《不良首辅宠娇妻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幕凰分类:古代言情主角:玉佛,金玉阁

火爆新书《不良首辅宠娇妻》是幕凰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玉佛,金玉阁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点翠的相公从一旁抽过来一把椅子,谢晚秋点头坐到椅子上,眼眸轻飘飘地瞥向袁掌柜:“你刚才送那小郡主价值千金的出云扇,我念你一心为了...展开

《不良首辅宠娇妻》免费试读

点翠的相公从一旁抽过来一把椅子,谢晚秋点头坐到椅子上,眼眸轻飘飘地瞥向袁掌柜:“你刚才送那小郡主价值千金的出云扇,我念你一心为了店铺,并未斥责之意,可你居然这般糊弄于我?”

“小的……”

“我可以给你解释的机会,可我不希望我们到时候对薄公堂。”

这玉佛兹事体大,她不可能轻了。

“夫人……不,姑娘,这件事情真的和我没有多大的干系。”

他圆鼓鼓的脑袋冒着几滴大汗,原以为只是一个慕名而来的淘宝客,谁想到会是东家?他在金玉阁多年,断然不能自毁前程。

“哦……那可否告诉我,这玉佛哪里去了?”

这赠送出去的出云扇价值几何,或者等价易物的物件价值几何,他应该都会有实实在在的账本,可这玉佛有吗?

“二夫人……二夫人当年取走了,至于去向小的也不清楚。”

当初戴氏来店里去玉佛的时候他便推三阻四过一段时间,可随后她拿出店契来,若是自己不交出去,这营生也保不住。

思来想去,他还是将东西交了出去。

至于那物品去了何处,他是真心不清楚。

听着他这么说,谢晚秋并不觉得有多么惊诧,或者说在看到那假的玉佛时,她心里面已经有了一杆称。

只是刻意遏制着种子的疯狂生长。

“何时取走?当时何种情景?”

“大约前年冬天,当时二夫人和两位姑娘亲自前来,看那模样好似挺着急的,而且她们离开的方向是南边,并不是燕子巷的方位。”

袁掌柜不觉回忆着当年的事情,那个时候虽然知道谢家大房已经没有人,可他还是怕长公主查账。

故而多留了一个心眼,仔细观察了她们的去向。

听着他说到南边二字时,谢晚秋眼眸狠狠一跳,若是她的记性不差,二婶娘家便在金玉阁的南边,而且冬天正好是戴家老太太做寿的时间。

“日后我若是寻你作证,你可会依命前来?”

自家二婶的眼光真心的不赖,每每动手的地方都是价值不菲的存在。

就是不清楚,她能否吃得下去?

谢晚秋离开金玉阁时,对门酒楼闪过一个人影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谢晚秋面前:“谢姑娘,我家主子有请。”

瞧着陌生的忍影谢晚秋微微挑眉,她刚来京城并不认识什么人,这个男子的主子又是什么人?

“我并不认识你家主子。”

谢晚秋说了一声便想错身而过,然而那个男子将手伸出来,一块青玉玦便这样突兀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瞧着那块青玉,谢晚秋的脸色倏变,蜷着的指头挑了几挑。

好半天,她才吐出了两个字:“带路。”

“姑娘,你……”点翠有点担心,刚才姑娘不是还说不认识人吗?为何一转眼便变了?

“无碍。”

她向前走了几步,点翠忙忙欲要跟上去,却被那个男子伸手拦住:“我家主子并未请你。”

“呵……这酒楼又不是你家的,我凭什么不能进去?”

点翠说着便想推开面前的高大身影,而那个人却纹丝不动。

走在前面的谢晚秋瞥眼瞧见后面的一幕,对着点翠道:“你和你家的先在门口等着我,我一会儿便出来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她还是有些担心,姑娘这一消失便是五六年,若是再出现什么岔子可该如何是好?

“我不会有事的,你放心。”那个人若是想要将自己如何,恐怕明着便能将自己整死,更别说来暗的了。

上了楼阁,黑衣人敲门才领着她进去,而他看到那墨色长袍的男子,音色如常:“不知幕大人寻小妇人来,可有要事?”

“坐!”

幕晟宣像是没有听到她生硬而客套的话,轻扬唇角,指了指不远处的红木椅。

“站着便好。”

虽然说她已经不是闺阁娇女郎,可和陌生男人共处一室还是泾渭分明的好。

幕晟宣轻哼鼻翼,淡淡拧眉:“施家那老两口,我已经让人将其入土为安,你日后也莫要挂念。”

他的话令谢晚秋的眸色骤变,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他,声音近乎抓狂:“你派人去施家村查了我的底细?”

“一个突然消失却由突兀出现的人,我不应该派人去查吗?”

他说的大义凛然,殊不知在重新遇到谢晚秋的那个夜晚,他便飞鸽传书,令远在北疆的影卫前去查询她近年的状况。

“幕大人,我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庶民,您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她和幕晟宣共事不多,却也知晓他别扭的性子。都说三岁看老,小时候那么乖觉暴戾的人,长大又能改变到哪里?

“施琅和施玦乃逃兵?”

“你胡说什么?”

在施家村,施家兄弟二人是施家村的骄傲,听小石头他阿翁说施玦是顶顶有名的仁孝,虽然最后被废掉了双腿。

可他活的依然刚强。

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做逃兵?

“我还未告诉你,他们曾经是你兄长手下的兵,当年你兄长一万多人也唯有施家兄弟二人活了下来。”

幕晟宣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也微微一愣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施家兄弟二人居然和谢青焌有关,简直有些匪夷所思。

当年他们逃出来之后,第一时间并未会军营,而是跑到京城来告状,表明当初是被人陷害,可惜京兆尹并未搭理。

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

她知道施玦是从军之人,却不知他居然和自家兄长扯上了干系,所以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她又是如何被带到北疆去的?

“暂时就这么多,因为施琅我并未查到。”

当年为数不多的知情人,施玦已经身死,至于留在京城到处喊冤的施琅也消失不见,都不知她现如今是否还活着!

只查到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是正阳门击鼓鸣远的地方,看来奔走无门的他是准备告御状。

“幕大人似乎对当年的事情很感兴趣?”

不管是世家兄弟还是已故的兄长,或者说自己的遭遇,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,可他居然有那闲情逸致去调查这些。

难道当朝首辅真的无事可干了吗?

“我曾经答应过你兄长,要照顾他的家人。”

他一脸温和说的人畜无害,然而谢青焌已故无法和他当面作证,否则必然会大骂:“吾就未曾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。”

《不良首辅宠娇妻》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幕凰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玉佛,金玉阁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幕凰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不良首辅宠娇妻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玉佛,金玉阁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