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银白色的记忆》过目不忘的记忆秘诀 第二十章 囚室? 银白色的记忆清水文

《银白色的记忆》过目不忘的记忆秘诀 第二十章 囚室? 银白色的记忆清水文

发布时间:2020-01-16 12:07:22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尘沫儿 状态:已完结

《银白色的记忆》是尘沫儿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银白色的记忆》精彩章节节选: 黑暗中,夜觉得意识仿佛从身体里脱离出去,如灵魂出壳般,感觉不到自身的存在,只是眼前走马灯般,一幕幕似熟悉又陌生的人和事在眼前飞速

《银白色的记忆》 免费试读


黑暗中,夜觉得意识仿佛从身体里脱离出去,如灵魂出壳般,感觉不到自身的存在,只是眼前走马灯般,一幕幕似熟悉又陌生的人和事在眼前飞速掠过。

木制的老式建筑,荒凉的街道,黑色的和服,白色的羽织,明晃晃的武士刀……转而又绿树成荫,人声鼎沸,一派繁华景像。

夜觉得头有点沉,明明身边站着几人,可偏又看不清长相,时而又清楚地甚至闻得到空气中浓郁的茶香。她想大概她眼睛坏了,所以鼻子才这么灵吧。只是仿佛平和的气氛偏又让她压抑,转而眼前又成了一片漆黑,刚才还在一起喝茶的人突然消失,甚至连味道也不在了。夜忍不住在黑暗中大吼,吼声未尽,身体竟突然失去重心,只觉得身体飞速下坠,风吹得她睁不开眼睛,空气刺耳地回响,最后开始窒息,耳边却模糊地听到有人唤她的名字,一遍遍,焦急地呐喊,可声音却越来越远……

夜一惊,猛地睁开眼睛,看到铃子焦急的眼神,拿着毛巾为她擦汗:“小夜,怎么样了,是不是做噩梦!”

夜缓了缓神,刚想说是,可转而脑子里空空如也,明明知道刚才的梦境清晰地过分,可这会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,遂笑了笑:“没事了,已经想不起来了。”

“没事了,没事了,要不要吃点东西,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。”铃子拉了边上的枕头垫到夜背后,让她靠着休息,然后拿过一碗冷掉的稀饭,打算喂她。

“一天一夜?怪不得觉得全身没力气。”夜笑了笑,看了看陌生的房间,白色的墙壁,室内除了她现在躺的床,边上就一小木桌跟两张椅子,一边洗得发白的窗帘无力垂着,空气中泛着淡淡的霉味,不由自嘲道,“原来羽田家的牢房是这样的。”

“小夜,对不起,我本以为母亲会愿意接受你,想不到弄成现在这样。”

“别这么说,我想是我知道的太多了。”夜笑得一脸轻松,并不为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着急,脑子里突然想起前阵子看到的笑话,说是一个经神病人拿枪指着一个正常的人脑袋问他1 1等于多少,那人答了,然后那经神病人就开枪了,临了吹了下枪管酷兮兮地说:‘你知道得太多了’!

想起来又忍不住笑出了声,对一脸胆忧的铃子说了,两人笑着气氛轻松了不少。

这时窗帘无风自动,夜抬眸看到市丸银从外面进来,那一身艳红的和服瞬间让苍白的房间明亮了不少。夜脸上没有表情依旧一口一口吃着铃子递过来的食物,心里却疑惑起来。皱了皱眉,疑惑地瞄着坐在铃子身后的男子。

“怎么了?不好吃?”铃子见夜皱眉,关切道。

“不是,在想一些事情。”母亲她,看不见?

“别担心,晚些时候我带你出去。”

“咦?”

“放心吧,你妈我当年也是这家的继承人呢!”

“哈?”

夜脑子有些转不过弯,本来并不是考虑这个问题,被铃子这么一提醒夜却有点迷糊了,毕竟一开始她是打算由她带铃子逃跑的。

“尽量多吃些补充下,体力,等回去我会把我平身所学都教给你。”铃子似下定决心般说着,眼睛看着手里只余一半的白粥,“以前是我太将那所谓家规当回事,直到今天我才明白,当年离家出走并不仅仅为了什么爱情,我根本是在这个家里呆不下去了。”

人情淡如斯,有什么好留恋的,什么羽田家,什么世仇,什么家规,全都是自我标榜的涂层!内里早就腐烂不堪,她竟至今日才明白!

但是:“小夜你老实跟我说,为什么会知道雪蓧双刀的事?”她很好奇,作为曾经的继承人,家族历史她自是清楚,根本不曾看到过有关这方面的说明,甚至其他地方也没有关于这个的介绍,为什么小夜会知道得如此清楚?

夜一时不知如何回答,房间里又安静了下来,只有瓷器微弱的碰撞,和夜的吞咽声。铃子继续喂着,似并不多关心答案。夜也清楚,她若不想说,母亲也不会在意。

“妈,若我说我是羽田长风的徒弟您信么?”铃子的手一顿,似看怪物般看着小夜浅笑而苍白的脸,只是从那清亮的眸子里竟然看不到一丝玩笑的意味。

“怎么,可能。”语言组织受伤,铃子连递到夜唇边的勺子都动不了了,愣愣地看着夜倾身吃掉,然后继续笑着看她。

“嗯,吃饱了,天还早我再睡一下。”夜扭了扭身子躺了下去,不想打扰铃子消化这个不可思议的讯息,发现她还在那,抬头再一次提醒,“对了,隔墙有耳,刚才的话大概他们也听到了,急着汇报去了,等下您行动的时候小心些。”说完钻进被子里继续睡。

铃子脑子里不知为何居然觉得夜并不是说谎,可是让她怎么相信啊,羽田长风这个名字可是羽田家有记录以来的第一人啊,更是家族武技的创始人……那可是几百年前的先人啊!!!怎么可能是小夜的师父。她不是她女儿么?

市丸银却不知道这些,只是奇怪地看着铃子的反应,女儿有师父教不好么,有必要吓有这样?

在市丸银转头打量铃子表情的时候,却见铃子突然起身放下碗,然后迅速返回,一把扯下夜的被子:“小夜,你记得自己出生的日子么?”

市丸银和夜都被她弄得莫名奇妙:“5月20啊,怎么问这个?”

“那,那你还记得跟人打架,回来妈把你关起来饿你肚子的事么?”

“干嘛提这事,您不是后来又不忍心给我拿了饭团了么?”

“咦?那,那……”

“打住!您想说什么?”

“……”铃子组织着自己的语言,可看着夜的脸又说不出口,卡在喉咙里,涨得她脸都红了。

夜好奇地看着铃子涨红的脸,发现原来母亲脸红的样子还蛮可爱的,忍不住笑了笑:“妈,您该不是怀疑我不是您女儿吧?”

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铃子可是了半天还是没把完整的话说出来,不由求助似地看着小夜。

“哈哈,妈您这个样子好可爱呢!”夜终是忍不住打趣。

“死丫头!有你这么跟母亲说话的么!”铃子装着生气地拍了拍夜的脑袋,脑子里的疑问却依旧盘旋不去。

“妈,晚上回去再跟您细说吧,现在先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。”夜求饶,她可不想当着市丸银的面说这些事。

市丸银自然也注意到了,在铃子转身放过小夜,坐到窗前考虑逃跑计划的时候,他慢慢挪动身体,双目微眯,脸上带着招牌式无良微笑,一点点靠近装睡的人,全身重量几乎都压在了夜身上,低头,薄唇几乎贴上了夜小巧的耳朵,用着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缓缓道:“呐,丫头,刚才做了什么梦?”

他实在很好奇,照比武时夜的表现来看,若说她忘记在尸魂界的一切,那么此时她心智不过八岁,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如此高的修为,竟然跟一个修练十多年的人几对敌,虽然结果她是靠着武器的性能才勉强算赢了,可是在她受伤后,那双噬血的眸子,和赶尽杀绝的气势,任他怎么都不愿相信,经历那般平凡的孩子竟能带有那么浓郁的杀气,除非她想起了些什么,那个时候也是用得白打。

夜不知道市丸银的想法,却也不想跟他说什么,又怕铃子注意到她,只能继续装睡,但是脑子里却在想,他一大男人怎么轻成那样,整个都压着她了,居然都不觉得重。

啊,是因为不是实体的关系么?难道他果然是妖怪,本体是小白?好奇怪,猫妖耶!

为着这样的发现,夜僵着身体,将半张脸埋在被子里,微微勾起了嘴角。

市丸银自然知道她在装睡,可是看她苍白的脸色也不忍将她拉起来了,看她动也不动,眼神不由落在那小巧的耳朵上,粉嫩的几近透明。鼻尖传来一股淡淡的甜味,忍不住将脸埋在散开的发间,浅浅呼吸。

夜却被他的动作吓住了,身体不由一颤,猛地睁开眼睛,却又不敢动,可随着市丸银的呼吸,一股股热气落在颈间,却让她浑身冰凉,呼吸一窒,居然就这么僵在那里,愣是连呼吸都停了。

大概是感觉到了身下人的异常,市丸银疑惑地抬头,看到的便是一张红得发紫的侧脸,眼睛睁得大大的,随着他抬头,眼珠颤了颤,黑色一点点后移,与他眼神相交后又猛地闭上,仿佛看见什么可怕的东西,人却依旧一动未动。那股怯生生的模样惹得市丸银心神一荡,忍不住将唇贴上那闭起的眸子……

大概是气憋得久了,加上体虚,夜居然就这么昏了,于是没来得及感受到市丸银落在她眼角的轻吻,也未曾看到那人偷香后怜惜窃笑的表情。

《银白色的记忆》 精彩点评

这个作者(尘沫儿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银白色的记忆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银白色的记忆

作者:尘沫儿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已完结

这个作者(尘沫儿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银白色的记忆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小说详情